【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 (三)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2)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3)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4)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5)







案例一,下寺村新芽小学,建筑师采用“轻钢装配系统”,通过“非地方性材料”的适宜性选用,实现适应地域环境的建筑新模式。


“下寺村新芽小学”,四川省剑阁县下寺村受到严重的地震破坏,砖混建筑大量坍塌,而传统木构建筑保持良好,但在资金短缺、物资匮乏的情况下,为满足建筑功能及性能需求等,建筑师研发了结合传统木结构体系抗震优势和现代装配体系快速安装优势的轻钢装配体系——“新芽系统”,在此基础上设计建造了新芽小学。


下寺村新芽小学体现出对“地域性”的新理解,第一,“地域性”具有“时间性”;第二,呈现“地域性”不一定要采用“地方性”材料,应是对现实问题的综合考量。如今留存的传统民居是对过去的环境、技术条件的回应,当下如果依旧只能选择过去那一时间段形成地域性材料,一方面无法回应当下的环境与需求,乡村建筑也难以产生新的发展。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6)







另一个典型案例是,兴村红糖工坊,在“产业复兴”策略下,发展乡村经济,延续乡村文脉,通过“建筑理念中的社会意识”实现“乡村社会关系的重构”。


松阳县是乡村振兴发展重点区域,重视传统文化的发展和传统产业的升级,探索出了一条乡村发展的新道路,实通过“文化引领“实现”乡村复兴”。建筑师徐甜甜的红糖工坊便是产业复兴的代表性案例。建筑原本是一种社会性活动的成果,起到维系和加强乡村社会关系的作用。红糖工坊乡村建设项目,即实践了一种基于“社会建构”的设计方法,也重新明晰了建筑的社会作用和价值。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7)






经过全部的纵向深入分析,六个案例分别对“地域性”、“现代性”、“平民建筑的价值观”、“建筑的社会作用”等方面对建筑学产生了新的启示。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8)






建筑学内涵的丰富。

包括“回归建筑学主流的乡村建筑”“走向平民的建筑学价值观”等。其中“不限于材料的地域性呈现”这一项的部分论据,就来自于前面介绍的第一个案例下寺村新芽小学。建筑师采用“轻钢装配系统”,通过“非地方性材料”的适宜性选用,实现了适应地域环境的建筑新模式,展现了“地域性”从“符号再现”到“深层解读”,从“建筑自身”到关注“地域环境”的转变,以及材料转译的地域性呈现。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9)



建筑学外延的拓展。

包括“建筑社会建构功能的明晰”和“建筑师多元角色的再认知”,其中“建筑社会建构功能的明晰”这一项的部分源于对前面介绍的第二个案例“红糖工坊”的深入研究。建筑师以一种社会性的方式介入乡村,已不再仅关注设计建造一个好的建筑作品,还有通过“建筑理念中的社会意识”实现“乡村社会关系的重构”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0)



建筑设计方法的突破。

建筑师介入的乡村建设打破了建筑学程序化设计方法的局限。实践出“基于实践研究”、“基于环境要素”、“基于社会建构”、“基于民众参与”的设计方法。同样是在红糖工坊项目中,正体现了“基于社会建构的设计方法”。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1)



以“设计介入:学科与教育的改善”这一项为例进行说明。我国建筑学直接挪用西方建筑教育体系,造成建筑师认识与乡村现实的不符;乡建人才数量有限,且大多缺少乡村经历;建筑教育系统中缺少关于乡建的专门教学内容,乡村匠人的工艺与技术也未能纳入到主流知识体系中,以上皆为建筑师介入乡村需要首先解决的问题。目前已有东南大学、湖南大学等多所高等院校尝试设置乡建课程,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好的转变。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2)






黄燊:

从宗族到乡族:闽西客家古村芷溪的聚落演变研究




摘要




芷溪是一个典型的客家传统聚落,四个姓氏在这里聚族而居,形成了七个大小不同的宗族聚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社会背景下,这些宗族聚落都有其特定的发展模式。另外,这七个聚落形成了一个共同的祭祀圈,他们通过一个八年的轮值制度举行花灯巡游仪式,敬奉共同的神明;同时芷溪过去还有各种超血缘、跨宗族的会社组织,士绅阶层通过这些会社组织实现了对乡村社会的有效控制;共同的祭祀圈加上实际控制乡村的会社组织,将这七个宗族聚落联结在一起,共同建立起了一个乡族社会。


(一)村落概况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3)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4)



(二)宗族溯源及聚落雏形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5)







芷溪现在居住着黄、杨、丘、华4个姓氏,却产生了10个宗族,每个宗族都有其各自的祖屋以区别于其它宗族他们聚居在7个大小不同的宗族聚落,同姓不同宗、两姓杂居的情况同时存.本章首先通过对芷溪三个主要姓氏进行宗族开基历史的梳理。结合民间口述传说、各姓氏的谱系图与祖屋选址的分析,从而解释芷溪现今聚落格局的成因。


(三)宗族变迁与聚落演变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6)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7)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8)







通过谱系分析和宗族内各房支分布格局的分析,并对比不同历史时期宗族的人口及祠堂数量,发现单个姓氏内各房支聚居分布格局的背后,隐含的是他们之间力量此消彼长的历史过程。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19)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20)



这个是芷溪保存最为完好的一栋“祠居合一”型大屋,称为“九厅十八井”, 这是民间对这种多重天井院落 豪华大屋的尊称.这个是芷溪保存最为完好的一栋“祠居合一”型大屋,称为“九厅十八 井”, 这是民间对这种多重天井院落豪华大屋的尊称。


“祠居合一”并不是族人理想中的最正统的祭祖方式,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各支派还是会建起祭祀他们支祖的专祠。因此这两种建筑类型是宗族发展不同阶段的产物,表现在聚落上则是大量的“祠居合一”建筑与独立的祠堂建筑共存,两者是并行不悖的。


(四)从乡族到宗族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21)






首先从家族自治出发,士绅阶层积极投入到家族的公共事务中,分析他们是如何通过修族谱、立族规、建宗祠来完成对家族的整合。在家族自治的基础上,士绅阶层开始全面干预地方社会的各项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他们通过名目繁多的会社组织,对基层社会进行了有效的控制,从而实现了乡族自治。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22)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23)






最后,文章着重对当地最具特色的花灯巡游仪式进行了细致的整理分析芷溪花灯巡游的路线犹如一份“隐秘的文本”,在为我们勾勒出了村落的原初形态的同时,也给我们提供了解读这一社区结构的途径。村民“娱神”而举行的游花灯活动与神明“巡境”进行的扛菩萨仪式两者相辅相成,共同构建起了社区空间,是村民对“芷溪人”身份认同的来源。


(五)总结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24)






作者:周明珠、黄燊

编辑整理:赵苒婷 袁映荃





【见微学术】Tuesday Talk 第14期回顾 -毕业生论文分享会(下)(图25)

发布于:2019-06-30 15:51:28 | 283 阅读